登陆

长汀:客家祠堂里永传的“星火”

admin 2019-07-05 263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长汀客家宗祠修建—刘氏家庙。拍摄:胡晓钢

  “这儿的修建很瑰丽,它是早年商人公会、客栈、古刹的三位一体。”

  闻名英国学者李约瑟博士在他的《战时我国的科技》一书中这样介绍长汀城里的客家祠堂。

  枕山临溪的千年古城长汀,一座国家前史文化名城。城内最久经年月的风骨,当属数量很多的老祠堂,他们像一群才智的老夫子,向人山人海、来来往往的人们诉说着沧桑与荣耀。

  “今即人往风微,而声名悬日月,灵爽薄霄汉。”宋代《临汀志》中《流寓》章开篇如是说。是的,贤人正人旧游之地,空气中往往还留下他们的精力节气,弥散开来,滋补后人。

  南宋端宗景炎元年,公元1276年,10月。抗元英豪文天祥率军来到长汀,驻节数月,大举募兵,留下了“雷霆驱精锐,斧钺下青冥。江城今夜客,惨白飞云汀。”的诗句(文天祥《至汀州》),抒情他率师入汀州时的壮志。

  文天祥募兵抗元的指挥所,就在长汀城内刘氏家庙。景炎二年,元兵破汀关,文天祥率部撤出长汀退往广东。文天祥三到长汀抗元的故事广为流传,汀人建有“文丞相祠”祭祀之,明末“易堂九子”成员、文学家彭士望有《丞相祠》诗留念,诗云:“七十日留参政事,三千里送谪归人。凄惶汴洛无活路,孤负燕云未死身。鹃血空啼号望帝,石工欣羡讬安民。诗成列宿元精在,字字风霜泣鬼神。”

  “临汀鸡鸣最早处,其上有峰曰状元。”清代刘氏宗祠“祠谱”记载刘氏家庙的方位,与今分毫不差。地处长汀城内乌石山高坡之上的刘氏家庙,气势恢宏,建构精巧,为刘氏江南五大宗祠之一。祠堂融祖祠、书院、试馆和留念堂于一体,占地1000多平方米,光大门就有三个,房间69间。修建用材极为考究,一切梁柱皆用上好的大原木,墙体一切的砖块上都刻有“刘祠”字样,足见刘氏宗族当年的气度。

  崇文重教的习尚,在长汀城老祠堂里,处处可见可感。从刘氏家庙可窥见一斑。

  刘氏家庙内设有“东山书院”和“朱子祠”。南宋乾道年间,朱熹应长汀主簿刘子翔之邀,来到长汀刘氏家庙的东山书院讲学,在汀州鼓起理学崇仰之热。朱熹脱离时作七律一首赠别刘子翔,诗为《临汀留别》:“剩喜君才老更成,伊优丛里见孤撑。魅族MX6官身不免心徒壮,亲膝频违泪欲横。簿领不嫌春笋束,廉声欲比玉壶清。枉车投翰周到甚,安得仁言与赠行。”勉其清勤为官。刘氏后人所以建起“朱子祠”来留念朱熹,谨记宗族荣光与家风祖训。

  刘国轩,明末清初长汀四都村夫。曾为民族英豪郑成功的主将,克复台湾后辅佐郑成功的后代,被郑克塽封为“武平侯”,后归顺大清康熙帝,任天津总兵,封伯,赠太子少保,回乡探亲时不忘到刘氏家庙祭拜先人。

  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部入汀时,也曾驻在此祠。

  清代“戊戌六正人”之一的刘光第回本籍武平县寻亲时,专到长汀刘氏家庙祭祖,留下了“为肖子难为孝子,做良臣勿做忠臣”一联,至今仍悬挂于刘氏家庙厅内。这幅楹联教育后人:要做孝子,更要做有用的人才;要做良臣,不唯上,能明辨是非,不做愚忠的臣子,要做一个有主意、讲忠实、敢担任的官员。

  中心苏区时期,中共福建省兆征县委、县苏维埃政府机关就设在刘氏家庙。毛泽东、朱德、刘少奇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新家曾在此打开调查研究、进行革新斗争。陈云辅导苏区工会运动的名作《怎样缔结劳动合同》便是在这儿写下。共和国长汀:客家祠堂里永传的“星火”榜首任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大将年青时,在福建省立七中(现长汀一中)读书,就食宿在刘氏家庙,祠堂上厅最上方至今仍挂着“开国大将”匾额,以留念刘亚楼将军。

二 

  坐落于长汀城中心的汀州龟山公祠,始建于明隆庆年间(距今近440年前史),是明穆宗为表扬北宋闻名理学家、闽学开山祖师杨时而敕建的祠堂。祠内配祀杨时门人、理学的集大成者朱熹及朱熹学生长汀人杨方。杨时号龟山先生,“程门立雪”传美名,那日的风朔雪深化为漫长学风,致汀州府化成风美,“户诗书、家礼仪”,“士多达礼而博文”。龟山先生仰慕者众,历朝历代仁人志士临汀州仰视龟山公祠者络绎不绝,

  龟山公祠仍是开国大将杨成武求学时寓居过并承受革新思维熏陶的当地。

  1914年,杨成武出生在长汀县宣成乡间畲村的一户贫穷农人家庭。10岁进城上学,11岁考进福建省立第七中学(今长汀一中)。在长汀县城读书时先后在汀州龟山公祠和省立七中邻近的张家祠住宿过。

  杨成武将军在1979年5月16日《福建日报》宣布的《汀江红旗——思念张赤男同志》文中说:“1927年末,张赤男同志从外地回到长汀城,来担任咱们校园的教师,和我同住在校园邻近的龟山公祠。在那一闪一闪的油灯下,他向咱们叙述他参与的北伐战争,广州起义的战争情形,宣扬马列主义、讴歌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同志的巨大革新实践。在朝夕相处的日子里,他谆谆诱导、婉转倾谈,常常同咱们谈至深夜……这使我愈加了解张赤男同志的革新阅历,他在咱们年青的心灵点着了革新的火焰,这对咱们是很重要的革新启蒙教育……”

  当时,武夷山南麓的闽西正孕育着一场风暴。张鼎丞、邓子恢等决计在龙岩到长汀一带赶快发起大众,安排暴乱,实施装备割据,把闽西的经济文化中心长汀变成革新的中心。汀江两岸的农人运动也正在打开。

  在张赤南的发起下,小小的祠堂天天都有衣冠楚楚的农友来“做客”。张赤男集合起几十个农友,建立农会。他带头发誓,宣布“同心协力,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蠹役,抗捐税,分地步,为穷苦人打天下”的誓词。龟山公祠俨然成为地下党安排的活动中心了。

  1929年1月初的一个晚上,张赤男对杨成武和几个前进学生说:“我看你们莫念书了,跟我去闹暴乱,缴民团的枪,怎么样?”杨成武说:“好啊,走!”

  杨成武从此离别寓居多年的汀州龟山公祠,走上了艰苦卓绝、轰轰烈烈的革新生涯。

  1929年3月14日,早春的山花已怒放。长汀城里的180余座祠堂被一支约3000人的戎行住满了。看起来像支“贫民部队”,面黄肌瘦、疲惫不堪。穿草鞋,衣裳打满补丁,装束又不相同,有的农人装扮,有的像个工人,有的穿戴国民党军的旧戎衣。但他们对城中穷苦人好,给贫民分粮送物。

  部队中的几面红旗分外夺目,中心是个“镰刀锤头”的图画,旗杆边白底上写着“我国工农赤军第四军”。

  长汀长汀:客家祠堂里永传的“星火”城东大街的周氏宗祠相同住进了赤军,来的人一看宗祠里的铺排,惊奇地瞪大了眼睛。本来这儿开设了一家被服厂,便是赤军刚刚打死的汀州军阀郭凤鸣的被服厂,有好几台缝纫机,机子上的文字好像看不懂是哪个国家的。

  不久后,听到陈述的毛泽东、朱德、陈毅来到周氏宗祠,喜不自禁,当即接纳这个军阀被服厂,改为“赤军被服厂”。他们三人联手规划了一套新的戎衣,列宁装款式。把四散的原厂制衣师傅再找回来,又集中了几乎全城的个别成衣,一共60余名工人,连日赶制赤军戎衣4000套,每人一套。萧克回忆说:“在榜初次到汀州期间,形象最深的是二件事:每人发了4元零用费,每人发了一套新戎衣,回江西那天,咱们都穿新衣服,好神情啊!”

  这是我军前史上榜初次一致戎衣,长汀赤军被服厂是党和赤军的榜首家真实的公营企业,周氏宗祠也因而在我国革新史上贡献了一个“榜首”。

  在美国作家史沫特莱的笔下,这段往事成为朱德浸透厚意的“美事”。

  史沫特莱1937年在延安采访朱德总司令,写下的《巨大的路途》一书中说:许多有关长汀的情形铭刻在朱德的回忆中,……在缉获的兵器中心,有2000支步枪和几十挺机关枪都是簇新的,并且是日本造的。但是最重要的仍是那家具有新式缝纫机(日本造)的工厂。……朱将军在说到这批缝纫机时,连声响都变得亲热了许多。朱将军说,“这批机器对咱们非常重要,由于在那从前,咱们身上的悉数衣服都是用手缝的……但是咱们现在总算有了榜首批正规的赤军戎衣。新戎衣的色彩是灰兰色的,每一套有一副裹腿和一顶有红星的军帽。它没有外国戎衣那么美丽,但对于咱们来说,可真是其好无比了。……”又说,“长汀果然是我国革新前史的一个转折点。”

  “一要交兵,二要建造。”在中心苏区,毛泽东如是说。

  1933年3月5日,第四次反围歼战争中,毛泽东在发给前方周恩来、朱德的电报中,曾这样说:“国民党军……有进攻汀州、要挟首都、合作赣敌举动之妄图。汀州为我东南底子重地,不能容易抛弃。”

  雄才伟略如毛主席,何故用“底子重地”这样重量的词来描述长汀?

  闹革新走前头,搞出产争上游。

  “上河三千,下河八百。”说的是当年汀江水道上下河段的船舶数量。长汀一直是苏区经济最为富贵的中心城市,来往客商络绎不绝,商贸很是昌盛。

  1929年春,红四军入闽,毛泽东在长汀城辛耕别墅作出“在国民党混战的初期,以赣南闽西二十余县为规模,从游击战术,从发起大众以至于揭露苏维埃政权割据,由此割据区域,与湘赣鸿沟之割据区域相连接长汀:客家祠堂里永传的“星火””这个巨大决议计划后,开端在长汀城建造了我党我军榜首批公营工业和商贸企业。

  长汀城内十多座大祠堂,也因了前史的眷顾,背负起了为革新、为公民的出产,变身一座座国家工厂和商贸企业。繁忙的出产和交易,虽千般困难却不可或缺地保证了“军需民用”,无与伦比地支撑起根据地的革新斗争和大众生活,成为“军民共融”的开始。

  现在,穿行在长汀城古街巷,那挂在周氏宗祠、许家祠、阙氏宗祠、林氏家庙、赖氏宗祠、李氏宗祠、赖氏坦园祠、丁公祠等一座座老祠堂门墙上的牌子,“赤军被服厂”“长汀印刷厂”“中华织布厂”“中华纸业公司”“中华熔银厂”“赤军弹棉厂”“中华熬盐厂”“粮食调剂局”……无不让人肃然起敬,似乎回到那热情焚烧的革新时代。

  当年中心苏区32家公营工厂,在长汀的约占一半,而大多数苏区公营企业就建在祠堂中。没想到,常人眼里只用于祭祖睦族的老祠堂,居然承载起了十数万赤军部队的军需供应和百万工农大众的柴米油盐。

  中心苏区时期的长汀城,有着赤色的上海之称。

  1931年12月21日,一个三十多岁的帅气男人拎着简略的行李站在长汀汀江码头边。这个人便是周恩来,他受中共中心派遣,从上海经隐秘交通线来到中心苏区。穿行在长汀城内,周恩来不由赞赏:“汀州的茂盛,几乎为全国苏区之冠。”

  “苏区之冠”,这个赞赏不简略。周恩来故居即中共福建省委原址前,便是当年福建省员工联合会地址——水东街张家祠堂,想必当年他是观察了长汀城老祠堂里兴旺的出产局面后,宣布的慨叹。

  “家家无门板,户户无闲人。”

  时刻到了1934年。那年的中秋前一天,长汀南山镇中复村的观寿公祠里,正在严重地开一场战前布置会。9月23日,中秋节的清晨,我红九军团、红二十四师与国民党3个师的军力,在长汀松毛岭上打开激战,阻击7昼夜。是为中心苏区第五次反“围歼”东线最终一战,为中心赤军主力集结大搬运赢得了名贵的时刻。民国《长汀县志》记载:“是役两边逝世枕籍,尸遍山野,战事之剧,前所未有。”

  那个九月里,作为红一军团、红九军团的司令部,观寿公祠这座钟家建于清代的祠堂,眼见了红一军团主帅林彪、聂荣臻奇袭温坊的有勇有谋,惊叹于第五次反“围歼”唯一一次大成功,更是老泪纵横地见证着红九军团罗炳辉、蔡树藩指挥松毛岭阻击战的艰巨与惨烈。

  1934年9月的最终一天,天空飘着雨。观寿公祠门前,妻送郎,母送子,父子兄弟同从军,父老乡亲送赤军,泪花与雨水夹杂着,打湿每个人的脸庞。红九军团与长汀当地装备首先迈出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榜首步,观寿公祠因而成为“赤军长征零公里处”。

  “家家无门板,户户无闲人”是当年松毛岭战争的真实写照,当今,中复村里许多老屋的门板,仍是左右不齐,一扇长一扇短,因了战后谁家的门板都无法认对,找回的已很难成对了。

  远处的山岭上,似有山歌飘来:

  松毛岭上红旗飘,

  赤军兵士逞英豪,

  岭下公民齐友援,

  军民合作阵地牢。

  1935年的2月,又是一个早春。

  瞿秋白、何叔衡未随赤军长征,取道长汀往上海搬运,来到了长汀四都镇汤屋村,住在一个月前就搬运到此的中共福建省委、省苏维埃政府工作地址——“凝春晖”楚发公祠里。

  村子很小,却有个独特现象。百户人家纯姓汤,总祠一座,公祠廿余,几家一祠。这些祠堂,许多做了留下来打游击的省委、省苏、省军区机关和企业。那里还有赤军将领罗炳辉攻击苦竹山团匪的指挥部旧地——汤氏宗祠。瞿秋白,这位以“为咱们辟一条光亮的路”为抱负,被毛泽东称为“不亦伟乎”的“瞿教师”,被鲁迅引为至交“长汀:客家祠堂里永传的“星火”斯世当以同怀视之”,自称“我是江南榜首燕,为衔春泥上云梢”的党的前期领导人。何叔衡,这位被毛泽东称作“是一条牛,是一堆爱情”“叔翁就事可担大任”的党的元老、“一大”代表。想必那时,两位停步这些老祠堂前,料峭山风穿岭上,坚韧信仰留心头。

  有这样一个细节,赤军北上长征之际,瞿秋白把自己的健壮马夫换给了徐特立。这是一个革新者的情怀,他把风险留给了自己。或许那时他现已预感到自己的命运,却仍然想着革新的成功,对革新成功充溢爱情和决心。

  不几日,瞿秋白、何叔衡行至长汀水口小迳村遇敌,何叔衡献身,瞿秋白被俘,6月18日于长汀罗汉岭勇敢牺牲。

  赤军脱离了中心苏区,闽西革新之火并未平息。从前迎来“民权革新”为主旨的红四军初次入闽的四都镇赖氏宗祠、温氏宗祠等那些老祠堂,从头成为了坚持游击战争的福建省委、省苏、省军区及赤色银行、兵工厂、卫生材料厂、赤军医院……

  这以后的三年,长汀:客家祠堂里永传的“星火”长汀军民依照毛泽东教训的思维和办法,独当一面地打开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打破国民党军的重复“围歼”,保存并开展了党安排、赤军游击队,拓荒了大片游击根据地,做到了“二十年红旗不倒”。毛泽东从前称誉说:“你们三年苦斗有很大的功劳。”“你们坚持了三年游击战争,保存了这么多干部,保存和开展了部队,保存了20万亩土地,捍卫了苏区广大大众的利益,这是巨大的成功。”

  正如长汀四都一处老祠堂门上一对木刻楹联所言:“革新萌发此间点燃星星火,逢春蛰起处处皆闻殷殷雷”

  这对联终究何人所撰不知道,看着它,眼前飞扬过风雷激荡的英豪故事,耳边响起血与火的时代里枪炮声隆,心里想:

  祠堂里的星火,定会永续相传。(卓国志)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